联系我们

给我们留言

联系我们

地址:福建省晋江市青阳街道洪山路国际工业设计园纳金网

邮箱:info@narkii.com

电话:0595-82682267

(周一到周五, 周六周日休息)

名师专访第101

返回名师专访列表

名师简介:田旭桐,1962年生于中国北京,1985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自1990年起,在中国美术馆、佛光祖庭大觉寺美术馆、新加坡客艺廊、台湾千活艺术中心及美国、瑞士、马来西亚等地举办大型个展10余次;参与“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展”、“第四届亚洲美展”、“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等联展20余次。出版的个人画集和著作有《禅—田旭桐当代水墨作品集》、《空白艺术》、《田旭桐水墨》、《东张西望-田旭桐作品集》、《半砚诗境-田旭桐诗画集》、《秋月禅心-田旭桐诗画作品集》等40余册。

设计观点:求得一些形式突破,顺其自然

个人荣誉:2007  在中国美术馆和新加坡举办“空无与实在—田旭桐当代水墨展”;
2008  参加“艺术北京”2008当代艺术博览会;
2009  在北京可创铭佳艺苑举办“静界·境界—田旭桐水墨作品展”;
2010  在台湾千活艺术中心举办“田旭桐水墨画展”;
2011  参加“艺术清华—清华美院造型教师作品展”;
2012  参加马来西亚艺术博览会中国馆特展
2012 在新加坡客艺廊举办“田旭桐禅意水墨画展”;
2013  在北京艺奥空间举办“向太阳—田旭桐油画、水墨作品展”。

纳金网:

您先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创作经历。


田旭桐:

我们其实从小就开始画画,不像现在的家长让孩子去画,那时并不是多喜欢艺术,首先是一种玩的状态,当时的孩子,现在的孩子,有各种各样的课外负担,我们就是瞎画,涂鸦,在一些废纸、废木板上。当时书不像现在这么多,恰好街坊有一本《芥子园画谱》,那时还不知有素描,仅仅觉得这是个画就去临摹,有时候画画受到夸奖了,就会特别开心。后来慢慢知道画画是挺好的一个事,于是就一直画了下来。文革以后,包括街坊、学校有一些下放的老师,他们教给我们一些正确的学习方法,这是挺幸运的事儿。我们常常骑车到西山、动物园、八大处去画画,但先逮蝈蝈、蛐蛐,所有小孩体验到的玩的乐趣我们都享受到了,玩累了高兴了就开始画画,画画也是很高兴的事儿。所以到现在,我们没把画画当成一个负担,觉得这就是我的生活,是体验,是生活的一种方式,一种语言,没有刻意地为艺术而画画,没有这么高深高冷,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把这个简单的事情一直做到大,也因此生活更加丰富。


纳金网:

那您是怎么想到从油画转到水墨上来呢?


田旭桐:

其实我画油画、水墨,还有黑白画等,比如一些装饰风格的东西,因为我上的中央工艺美院不强调某一画种,而是强调生活和艺术之间的关系,没把油画、水墨、水粉、水彩分得那么清楚,都在尝试,还有技法课,去尝试不同的材料,想方设法地去用所有材料把艺术表达出来,回想这样的做法真的挺当代的。甚至有时候一张画,很多种材料都在用。艺术是一个整体,是一个大的范畴,不要把自己陷入某一个局部里面去,反而能够使自己看待艺术的角度和方式更加不一样,更有层次。


纳金网:

您绘画主题即“禅意”是怎么确立的?


田旭桐:

这个主题画了20 多年了,当时跟国外画廊合作的时候,以水墨画为主,以黑白为主,纯以中国的笔墨为主的一种画,其过程有四五年,这个形象就逐渐出现了。开始的形象是各种姿势,我觉得不是我创造了它,是它引导我往前去走,这是一种经历,回过头来看,觉得是中国传统的思维方式引导着自己看事物的方式。比如说强调一心往外表达的,不是由外的物象引导内心的表达方式,是创作者跟表达的画面融合,不是你控制画面,控制想象,而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咱们老说控制水墨,其实控制不了,因为墨在生宣纸上的时候,越控制它,它越不听话,只有你顺着它时,任何的感情变化,都能够直接地表达出来,而且修改不了。我觉得离心最近的艺术就是水墨画,你喘口气,就能转达出来。水墨强调气韵生动,强调笔随着墨,墨随着水,心随着这个形象,不用去修改,不用去演示,好坏就都是这个形象。


纳金网:

您的灵感一般是来自于哪里?


田旭桐:

一画水墨至少得30 多年了,我一直不强调艺术灵感对艺术的作用,我强调生活状态。越想画一张好画,越想要创造什么风格、个性,越是制约住自己了,而且把艺术看得高于生活,超越了生活,反而是画不出来。其实很多灵感都是在平时,买菜的过程。你要的东西在生活里全都不缺的。包括琐碎的事情,我并不排斥它,而是参与,该买菜就买菜,该做饭就做饭,该歇就歇着,该睡觉睡觉,哪样都不能耽误,因此而作为一个完整的人。人没有那么忙,艺术需要闲养,不要为艺术而艺术,应该是闲下来以后思考别的,突然间可能有一个想法甚至没有想法,只不过去画的时候,画面自然就出来了;走路、买菜的过程,也许某一个什么东西触动了你,拿笔一画,感觉特别生动,这个生动不是技法的生动,是因为艺术跟生活之间没有隔阂。艺术没有好坏,评价好坏是别人的事,只有喜欢不喜欢。因为咱们把艺术看得太重要了,背负的包袱太重了,太累了之后,使我们反而认识不到艺术本身。


纳金网:

中外的艺术家名家,您比较喜欢哪一些人的作品?


田旭桐:

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是必然要去关心它,艺术史走到了这里,比如莫奈、梵高,必然要去了解。中国艺术跟他们走的是完全不同的线路,咱们有自己的规律。在中国艺术中有两个人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即八大山人和虚谷。我觉得八大山人往后好多艺术家,艺术史上可以忽略了,因为学的是八大。虚谷的画也是,他把颜色引进来,以及他的造型方式,还有任伯年,这三个人物使中国艺术史更加丰满,而且方向性更明确。


纳金网:

您觉得技法重要还是更偏重于一些技法外的东西呢?


田旭桐:

技法必须重要,一张画失去了技法以后,其实表达不出来你想要表达的东西,包括纸张、墨的微妙表达,包括水、气温、天气湿度、南北方天气的不同等,这些细节都要领悟到,敏锐地觉察到。艺术家最容易迷恋到技法里头,因为技法很容易受到别人的夸奖,容易满足视觉上的判断,如画的线,画得细,颜色涂得匀等。到了这种时候,作为艺术家来讲,就该把技法隐藏到纸的后面,画的时候反而更直接了,由复杂到直接,越真实越好,把技法给忘掉。我写诗也是一样,一直反对背诗,之所以现在的人不爱写诗,因为他把诗理解成固定的模式,产生一种反感。应该是朗诵,先读,然后诵,掌握韵律,不需要深奥,一个很小的事,用诗的语言去升华,更加美好。所以有时候别人说喜欢哪句我的诗,我压根记不住。当忘掉的时候,你会发现都是新鲜的。画也是一样。

您还未登录

评论

全部评论:0条

x
  • 鸟耳钉-个性设计礼品定
  • breakfast 早餐模型
  • emoi基本生活-智能蜡烛音箱小夜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