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给我们留言

联系我们

地址:福建省晋江市青阳街道洪山路国际工业设计园纳金网

邮箱:info@narkii.com

电话:0595-82682267

(周一到周五, 周六周日休息)

名师专访第120

返回名师专访列表

名师简介:肖勇,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设计学院第七工作室主任、硕士生导师;英国伦敦艺术大学客座教授;北京2008奥运奖牌主创设计师;国际平面设计联合会ICOGRADA 副主席2009-2011;国际艺术设计院校联盟(Cumulus)理事2008-2010;英国传达设计杂志 国际顾问2014;法国设计家联盟会员,在英国伦敦艺术大学、泰国国王KMUTT大学、山东大学、天津美术学院等大学担任客座教授。

设计观点:设计是要有“道”“理”的

个人荣誉:莫斯科国际平面设计金蜂奖;  
香港98设计节招贴设计铜奖;  
2007霍英东基金会第十届高校教师奖;  
2007年光华龙腾奖—中国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  
教育部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  
2008光华龙腾“中国设计贡献奖”等。


纳金网:

肖老师,您好!请您的介绍一下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第七工作室的具体情况?
肖勇:

我们在教学思路上比较开放一些,然后教学方式上比较灵活。工作室是2001年成立的,也是中央美院在教学改革当中引进的一种教学模式,也是一种教学结构。所以我们在设立之初,也考虑到不同的国家的特点和他们的优势,包括一种设计教学的经验。另外,我们要结合我们中国或者是我们美院我们的定位和我们将来培养人的方向,这样来设立的工作室。对于这种工作室的方式,应该不同于画室,然后也不同于传统模式下的工作室,拿个简单的例子来比喻,就是我们传统的工作室更倾向于像一个筒子楼,那我们学生过来以后呢就分叉,到不同的空间当中由大师或者老师带着。按照一个教学模式:师傅带徒弟,这样首先就不会有大师产生了。第二,设计资源是一种整合。第三,设计人才的方向有多元化的倾向,在教学方面应该有一些新的结构,那么我认为这个工作室是一个教学平台,他是开放式的平台。如果传统的工作室是一个筒子楼的分配方式的话,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工作室是一个十字路口,我起到的作用可能就是协调和安排、策划加上教学,组织教学、安排教学、参与教学,指导教学,所以,学生的身份发生变化,老师的身份也在发生变化,教学的模式面临很多挑战,教学的知识也在不断的更新。那么这些就是设计教学和设计教育本身在不断的变化中求发展。

纳金网:

跟传统的教学模式相比,第七工作室在教学体制上有什么样的特点?
肖勇:

首先美院大的结构现在变化了,第七工作室是一个小的教学单位,所以他不仅仅是一个小的设计空间的问题也不是一班级的概念,在班里面,我们学生从三年级的到四年级到研究生到进修生还有留学生,有好几个不同的方向,这样形成学生之间的一种融合。另外,在专业的方向上来讲,尽管视觉传达是我们工作室的方向,但是在专业侧重点上第七工作室更倾向于形象、品牌形象设计。这一点并不局限于学生学习知识的内容,他们的专业性,包括平面设计,几个主要的方向也是比较鲜明,而且管理上也是比较强的。希望在专业侧重点上有所加强,这样的话,就是在专业本身还有专业的深度上和广度上都能够有一定的区别,因为这也是设计人才的一种需求,对这种专业化和精英化这种需要越来越强烈,而且他更需要在一个团队中工作,在一个整体的经济的和市场的科研中起到自己应该起的作用。所以他不是完全一个独立的艺术家或者是学艺术的一般人才,而是要属于整个创新产业的团队,他是其中的一分子。这一分子也可能是一个螺钉,也可能是一个轴承,也可能改变自己的一个开关。这需要知识结构上就有一定的调整,然后我们也有一定的专业方向。对于我们的教学方向,是兼容并蓄,包括了不同的学科、不同的领域,包括不同的理念、不同的文化都需要进行新的一种融合。第二个,就是融会东西设计,目的是一种沟通的作用,所以我们必须对现在的设计文化有一个很新的敏感度。然后这样才有利于接受我们应该得到的和认知的知识,然后获取新知。还有,就是创新与创造的问题,就这个是就设计本身了,如果我们的起点和我们的研发点不够实在,然后会影响到我们有进一步创新的能力。再次一点,就是策略与管理,就是设计的外延,也是设计师最弱的一个方面,他对自我的管理还有对项目的管理包括对于市场的整个设计本身的把握,都是超越我们设计之外的,所以我们希望在这种工作的方式当中,在沟通当中把我们应用上都有一种新的尝试。

纳金网:

高年级的学生,比如三、四年级的学生,实践活动是怎么样?

肖勇:

实践有几种,一个是比如说以考察的形式,这个主要在低年级,是考察的形式。然后到高年级以后主要是实践,去不同的公司去了解第一手的,包括一些项目。

实践主要是我们老师来协调了。所以我在很多国家都有一些设计的合作伙伴,一方面跟国际的院校有非常密切的联系。我觉得西方院校跟我们的区别是他们跟产业联系非常紧密,另外一方面是他们也非常注重学术研究。我们可能在国内很多院校两方面很难都做到。实际上学到的东西很可能远远落后于实践,就其学术性本身来讲,可能目前还需要进一步的来探索。所以这样就造成我们的学生很难学以致用,学到的东西也不新,能用的也不能用,那到底学到什么,所以我一直在彷徨这一点,所以我希望我们学生学到的知识应该是更新的。另外一方面就是实践性的,社会的变化、行业的变化应该是非常敏感的,而且能够去投入、参与,这是这样的一个想法。

现在比如,说我们跟不同国家的企业有一些项目合作,像跟诺基亚项目合作已经好多年了,一个是参与他们的项目,再一个就是搞研发。再一个就是参与国内外的课程,除了我们基础的课程以外,还参与很多国外的课程。这里面也包括比如说跟丹麦设计学院的、英国圣马丁的,然后就是丹麦的设计改变生活,还有一个就是交互性的课程,跟其他学校的合作,还有校内联合,我们跟建筑学院联合做的课程。

我们最近刚参加法国的一个竞赛。“设计改善生活”挺重要的,这个主题,是我们跟建筑学院一起来做的,这是个跨学科、兼容并蓄的包括了不同学科领域的融合,实际上在社会上很多行业已经在交叉,比如说展览设计、品牌设计、形象设计,已经不是按传统模式来分了,所以我们必须在学校教学期间就把这些东西能够想的到考虑好。

纳金网:

你本科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后到德国、丹麦、芬兰留学、游历8年,你认为国外的学习重点是什么?与国内有什么区别?

 肖勇:

现代设计起源于包豪斯,欧洲的设计教育也一直位于国际前沿,在欧洲游学时,他们教学体系的传承和创新给我印象很深,另外在国际化的大背景下,北欧的设计教育还是比较有开拓性的,国际化的程度比较高。当然,这与国家的扶持、整个社会体系对设计的重视,设计行业、设计教育等各方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90年代初,我去欧洲学习的时候,学的是国际设计管理和平面设计两个专业,这两个专业也对我回国后到央美任教有很大帮助。西方的设计教育比较强调自主学习,以辅助指导,而不是灌输,重视学生自己的兴趣,学校搭建的国际平台和国际教育网络给了学生更多的选择和新的发展方向。

纳金网:

游学经历是否影响到你对设计的认识和回国后在央美的教学?

肖勇:

首先是了解西方的教育体系,其次,了解更具体的课程如何去教授能让学生学起来轻松,第三是,从学生的角度来发现,怎么能更好的提升自己。从这几个大的方面结合国内当时的现状以及中央美院设计专业成立时所面临的问题,这些都是很好的资源、范本,让我们可以很好的定位我们未来设计发展的专业方向。我们对欧洲的网络信息及时的吸纳和衔接,借鉴西方发达的教育成果和教学资源,运用到央美教学当中,使我们快速得到提升,同时能让我们的设计教育和国际教学、教育同步。

纳金网:

您认为设计教育能为中国创意产业的推动起哪些积极的作用?

肖勇:

未来人才的储备是非常重要的,创意产业本身变化也非常快的,知识结构也需要不断的更新,到未来的很多年,人才方面的匮乏可能会成为制约中国创意产业的一个非常关键的一个隐痛。可能有很多人,但是工业设计我们有多少家能够叫的出名字来的设计事务所和设计师?其他的各个产业包括平面设计公司在国内或在世界上叫得响的可能远远比我们出口的产品应有的地位非常的不相称。我们可以横向比较一下,像韩国、新加坡、瑞士还有荷兰,这些小小的国家,他们出口了多少个世界品牌,制造多少品牌,制造了多少个设计师,而他们的院校有多少?整个欧洲不超过一百多家,比中国少多了。

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在质量上有一个大的提升,当然这对中国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话题,一方面师资严重短缺,我们可以看到很漂亮的很有规模的校园,但是又有多少个优秀的设计老师或设计师能够投入到教育中,再一个就是在整个未来教育专业的方向上,现在就是过于重复、过于单调,很难产生复合型的或是多元化的设计师,当然我们也很高兴看到很多在中国非常有影响、非常活跃的设计师实际上没有学过设计,不是这个专业的。这对我们设计教育是不是一个非常大的,怎么说呢,说明另外一种现象。


您还未登录

评论

全部评论:0条

x
  • 鸟耳钉-个性设计礼品定
  • 工业风味道工厂餐厅外观整体模型
  • GeekCook-木质纸巾收纳盒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