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给我们留言

联系我们

地址:福建省晋江市青阳街道洪山路国际工业设计园纳金网

邮箱:info@narkii.com

电话:0595-82682267

(周一到周五, 周六周日休息)

名师专访第22

返回名师专访列表

名师简介:王文毅,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现就职于北京工业大学艺术学院。本科专业主干课程讲授:CG渲染表现、3D角色设计、3D动画基础、毕业设计以及论文、3D打印课程。同时担任数字媒体两个班的班主任工作,以及同时担任动画两个班的班主任工作。是一位多年活跃在3D圈的青年艺术家,最早将3D打印课程引入艺术设计教学中来,对三维艺术有深入研究。

设计观点:能够实现的设计才是好设计。

个人荣誉:每年指导本科人数6人,所带的毕业生获得优秀毕业设计(论文)

1485241051192431.jpg

纳金网:

王老师您好,在您的微博我们看到,您说3D打印让您回到了大学时代。请问一下您大学所学的专业是什么,3D打印和您的大学生活有什么渊源呢?

王文毅:

你好,我是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张飞打印工作室的王文毅老师,很高兴接受纳金网的采访,也感谢纳金网对张飞打印的关注和支持。

下面我来回答问题,说起来还真有些不好意思,我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上学的时候别的同学都在设计服装,而我却对CG动画着了迷,开始疯狂学习三维技术,以至于毕业后当了一名教三维动画的老师,十几年过去了,在最安稳的工作岗位上,我失去对很多东西的兴趣和激情,一切都是那么墨守成规和一成不变,你甚至可以想象再过十几年后自己的样子,我开始为此焦虑甚至恐惧,这可能就是人们所谓的“中年危机”吧。

在一次无聊的闲谈中,我突然了解到3D打印已经从工业化慢慢降低门槛了,一台3D打印机最低只需几千元的价格就可以购买了,三维扫描仪也有民用级别的,甚至可以就是一部IPAD的外设,我在CG设计与三维动画领域工作教学多年,面临的一个非常切实的问题就是,我和我的学生们的设计只能停留在电脑屏幕面前,最多打印成招贴而已,如果通过3D打印技术,我们可以把我们在电脑中设计制作的三维模型实现在我们的真实世界中,这一切深深的打动了我。我决定自己购买一台3D打印机和一部三维扫描仪,我开始摸索3D打印技术,学习3D打印知识,并且把3D打印带进我的教学课堂中,在原本的CG渲染课程中加入3D打印,把同学们设计制作的三维模型实现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为了解决同学们上课打印成本问题,我找到了“弘瑞3D打印机”,他们愿意赞助给我们一些3D打印机和材料,学院和弘瑞联合举办一次3D打印课程作业展,而这个活动对于学生而言降低了制作成本,对于学校来说完成了教学任务,对于厂商来说增加了知名度和影响力,是一个三赢的好计划。我给这次课程展还策划了一个小活动,“慈善义拍”同学们可以把自己课程作业作品义卖出去,然后把筹到“善款”捐助给希望小学,我们还给这次展览起了一个名字叫:“张飞打印展,为什么是张飞呢?因为不是二哥,我们是3D(三弟)打印”。张飞打印工作室的名字也是从此而来。201571日,我们成功举办了张飞打印课程展,意想不到的是众多的媒体相继报道和转载了这次活动的新闻,而后的一年多时间,张飞打印工作室也在不断成长和壮大,欣欣向荣。最重要的是我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从新找到了上大学时候的感觉,快乐并且充实。我成功了治愈了自己的“危机”。

纳金网:

作为数字动画专业的老师,您觉得数字动画专业和视觉设计专业二者有什么共同点,数字动画专业的学生更注重培养那个方面的能力?

王文毅:

我认为这要从狭义和广义的概念去看了,狭义的概念数字动画和视觉设计专业是没有什么共同点的,因为专业方向、教学内容、就业范围等都不一样,除了大家都是艺术类考生的这点相同而已;这也是广义概念上,二者是有交集的,都需要设计能力,艺术审美基础,在泛就业中他们都是艺术设计行业。

数字动画专业的学生更应该注意专业能力之外的知识面和审美阅历,平时应该多看看电影、小说什么的,多去不同地方获取不同的经验和感受,这样才能从中获得属于自己的设计灵感。

1485241116339215.png

纳金网:

据悉,您和张岩老师一起创办了张飞3D打印工作室,在工作室中您主要负责的是哪个方面的内容?您如何处理教学工作和工作室工作之间的关系呢?两个工作之间的配合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王文毅:

是的,我和张岩老师已经是十几年的同事了,我们一起创办了张飞打印工作室,而我主要负责前期设计模型,打印模型,而张老师是负责在后期处理上色部分,张老师独具匠心,他是一个非常具有工匠精神的人,经过张老师之手出来的3D打印作品都是非常独特而完美。

张飞打印工作室和我们的教学工作是一个非常紧密的关系,我们秉承“产”、“学”、“研”的紧密结合原则,一面承担学校的教学工作,我们开展了本科3D打印教学课程,针对本专业的专业课程延伸,还有开设了面向全学院的3D打印选修课程,研究生教学课程;我和张老师还申请了相关3D打印科研项目,校级的《定格动画的3D打印技术与研究》、校级《3D打印艺术创作及表达形式研究》和北京市教委项目《3D打印在艺术设计教学中应用与研究》等,部分已经结题,还有在进行中;这一切都和实际的生产相联系才能让一套教学模式生存发展下去,张飞打印工作室紧密联合3D打印行业中的企业和机构,利用教学和科研中的理论支持和教学成果,完成了一系列的3D打印项目,从中汲取经验,反哺回教学和科研。

我和张老师的组合应该是最佳拍档,我们两个人的组合应该超出了一加一等于二的公式效果,以前我应该算一个独立设计师,而和张老师的合作,让我体会了亚当·斯密那本《国富论》里面讲的分工的重要性,我和张老师的分工合作最大发挥了我们的能力效果,我也希望大家都能体会团队的重要性。

纳金网:

您曾经和张飞3D打印工作室多次参与了展览活动,您觉得一件作品需要符合哪些条件才适合参加展览?

王文毅:

张飞打印工作室确实参加不少的展览活动,但是我个人并没有总结出哪些作品需要符合哪些条件才能参加展览的经验。其实,大家都知道马塞尔·杜尚有一件作品《喷泉》,它是用马桶作为艺术品在美国独立艺术家展览中展出。所以我个人认为,作品是作者的思想的表达吧,不需要作品有什么符合条件,而是作品本身能表达作者思想、情绪、状态,这些能传达给观赏者,这个条件就足够了。

纳金网:

3D打印和您现在的生活息息相关,您觉得这项技术的魅力在哪里?在平常教学中,3D打印技术和数字动画专业有联系吗?您又是如何向学生传授这方面的知识?

王文毅:

3D打印技术确实魅力十足,它可以把我们原来只能停留在想象里的东西实现出来,在接触3D打印过程中,我和张老师最大的快感就是,今天我突然说:“我们打印一把霜之哀伤的大剑吧”,张老师就说:“好啊”,于是第二天,我们就有了一把可以握在手里的霜之哀伤,说的再过分一点,我们有一种造物主的感觉,我想很多痴迷于3D打印的爱好者都有同感。

3D打印技术和数字动画专业不但有联系,而且还很有可能是未来发展的方向,最近上映了一部电影《魔弦传说》由美国莱卡工作室出品的定格动画电影,这部电影就是用3D打印人偶制作定格动画,配合数字CG技术完成的。我们数字动画专业教学内容中就有定格动画部分,只不过在原有教学内容中是利用传统手段和技法进行教学的,不过我认为在强大3D打印技术来临的背景下,教学课程内容应该更新升级一下了。再从另一个广义方面讲,动画行业不应该具体限定在动画片制作这个概念中,在国外发达的产业概念中,动画片只不过是众多环节的一个,动漫衍生品的设计与制作才是持续发展经济利润点,而我国最近几年才对IP(知识所属权)这个概念有所认识和发展,不过目前来说这个概念被抄的火热,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相应的专业出现,而且一定会基于3D打印技术。

在教学方面,因为我的教学理念一直是“一切教学都基于兴趣出发”,我在上课之前,都会跟同学说清楚,我的教学目的不是把你们培养成3D高手,CG达人,因为在现实中,课程只有五十六课时,集中在短短的三周或者四周,在一个月内,你就可以成为一个行业的精英,这样例子不是没有,是太少了,所以我的教学目的是上完我的课,你对3D打印、CG技术感兴趣了,我的教学效果也就达到了,因为如果你自己感兴趣,你会自发的学习,自己挖掘更深更难的知识学习,在这个过程中你遇到了问题和困难,我来帮你解决,甚至有一天你的水平超过了我,但是这是老师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也许这就是我们的老话:“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1485241188124448.jpg

纳金网:

众多自己的作品之中,您最满意的是哪一个?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吗?

王文毅:

艺术设计是一个追求完美的过程,其实众多作品中不满意居多,说实话真的谈不上最满意的作品,不过我想这正是我们追求不断进步的动力。

我推荐一下我最想表达的一套作品——《概率云女人体》。在创作这套作品的时候,其实是基于一种大胆的尝试,大家都是知道3D打印是基于不断打印物体截面叠加出的实体,所以打印截面越多,物体细节越多,通俗的说就是层高越小越细腻,而我出于反其道的原则,故意将层高设置的很大,这样每一层的截面就打印的很粗糙,层和层之间粘合也很不牢靠,甚至有打印失败的可能,我刻意的制造了一种意外可能性的存在,其中一个作品1号就是在打印过程中,打印到一半的时候,打印失败了,上半部打印机已经是开始空打,女人体上半部变成了一朵盛开的花朵,但是我倒是感觉这个作品最能表达我的艺术格调,世界为什么这么丰富多彩,变幻莫测?归根结底是因为未来是不可以预知的,这也是量子理论中的测不准理论的一种表现,每一个量子都是独特的,不可复制的,量子只有在观测后,才能坍缩确定在这个宇宙中的位置,在没有观测前,量子是弥散在整个宇宙中的,量子的不确定性使得其只能用概率来表示,这个概率是一个中心概率大周围概率小的概率云,所以我们打印这个女人体的时候,我们无法预测她的样子,她的美是一种未知,弥散在一团概率云中,只有当我们观测的时候,这种美才能坍缩在我们的面前,被我们观测而确定,这是我们的宇宙法则,也是我想表达给大家一种美的观念。

纳金网:

您的教育梦想是什么?

王文毅:

我的教育梦想很简单,就是桃李满天下,哈哈。


您还未登录

评论

全部评论:0条

x
  • 珊瑚的袖口手环
  • 玻璃啤酒杯3d模型
  • 八门虫社-My lover爱心不倒杯
广告投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