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给我们留言

联系我们

地址:福建省晋江市青阳街道洪山路国际工业设计园纳金网

邮箱:info@narkii.com

电话:0595-82682267

(周一到周五, 周六周日休息)

名师专访第54

返回名师专访列表

名师简介:来增祥,1960年毕业于前苏联列宁格勒建工学院建筑学专业,俄罗斯国家资质建筑师。现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上海市人民政府建设中心专家组成员、同济联合公司室内设计研究所所长,兼任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副会长、上海市建筑学会室内外环境设计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建筑装饰协会高级顾问、深圳市室内设计师协会高级顾问,长期从事建筑设计、室内设计的教学工作及建筑与室内设计工程实践。

设计观点:环境、人文、创意。

个人荣誉:上海市重点工程个人立功奖章;
上海优秀建筑装饰专业设计一等奖;
北京人民大会堂国宴厅装饰设计荣誉证书;
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海厅装饰设计荣誉证书等奖项。

问题:

来老师您好,您是设计行业很资深的前辈,请您跟我们回忆一下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这个行业的。

来增祥:

学的就是设计。我是最早在清华大学学建筑学,学了一两年就上俄罗斯学建筑学,就是建筑设计专业学,俄罗斯去了六年。

问题:

你们那个年代都是学俄语的对吧。

来增祥:

对,然后回来已经就在同济大学,所以应该就是做建筑设计的,我的文化应该是建筑设计领域的。然后就是在六七十年代那时候天天搞运动,这些做的也不多,但是当时也搞,当时因为我主要是做建筑设计一开始,因为是建筑师嘛。我记得印象深一点,就是在文化大革命中间大概69年底70年的时候,上海有一个那时候叫文化革命广场。

问题:

“文化革命广场”是在现在的哪里?

来增祥:

就是现在的文化广场,就是在博兴路那个地方,很大的。那么时候一把火烧掉了,之后在向下在那里劳动的,直接到现场去,那时候搞现场设计,现场施工这么搞下来。

问题:

“文化广场”是不是可以算您第一个设计呢?

来增祥:

对,当时我觉得应该说是我参加像样的设计应该是第一个,69年底70年初,当时有一个班子里边有上海设计院的,也有同济大学的,我在那里也有好多老先生。像样的早的设计是那个时候出来的。然后就是后来学工程,有一些比较大的可能是胜利油田,山东的胜利油田他有一个,实际上是一个居住区,相当于半个城市,有一个是振兴村,中华村,振兴村这一块里边我们有30个老师一起搞住宅,还有搞中小学建筑这一些设计。

问题:

这些都是是您比较早的时候做的一些作品吗?

来增祥:

对,比较早的时候做建筑。应该说做室内设计或者叫建筑装修,我记得80年代初的时候,因为刚好上海开始装修行业这方面开始做,我记得最早我跟几个老师一起做新亚大酒家,不是南京那个新亚,四川那个新亚,当时一开始我们几个老师开始做包房这些,那时候还没有那些东西是吧,这些开始做。那么真正在做的话应该说是80年代,刚好是上海市有商业局,就是在荷兰鹿特丹,估计他们商业界的可能80年代已经去过鹿特丹,有一个叫上海酒家,那时候他房子是荷兰的老的房子,内部装修是重新设计的。从80年代下中的时候去了那个很早,那时候去做,回来了以后我们学校校领导包括我们院的领导。

问题:

您说在很多国家呆过,然后就是说您觉得上海的建筑跟其他一些城市的建筑他的一些差异,或者说他的特点在哪里?

来增祥:

上海是这样的,上海因为大是海纳百川,兼容并去,所以他的底子不同于西安,甚至于不同于北京这样的,所以上海你看有像御苑这样的比较地道的中式图,但是也有很传统的,比如像我们讲外滩这里面的,甚至有很多艺术派的。所以他各种各样的人进来一般都是比较容易设计,所以你最近搞的这几个建筑,稍微早一点就是像规划局的那个大剧院,安德鲁做了一个机场,做了一个东方艺术中心,东方艺术中心这个工程等于是政府的,我是代表业主方的,专家组的组长跟他零距离接触的,我说他是非常到底的,就是做事情很认真的。

问题:

就是在您的眼里,你觉得一个好的设计,一个好的建筑,他需要具备哪些基本的元素?

来增祥:

讲建筑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建筑也好,一个室内设计也好,首先是要功能合理,因为我是用的,我跟一个雕塑跟一幅画不一样,就是我们所谓的纯艺术,音乐、美术、雕塑这个东西,跟我们建筑艺术的差距,我们建筑艺术实际上是要用的,所以光是从看上去漂亮,用起来不好肯定是不好,所以实用性还是第一位。然后要讲就是经济,我们建筑学要算钱的,所以你近来上面不合理,有的时候可能造不起来了,实用经济,然后我觉得应该有文化艺术的内涵,一个是科技含量,科技含量广义的包括供需、功能,一个就是经济性,就是性价比的。所个一个是科技含量,一个是文化艺术内涵,一个就是有合理的性价比,应该是这个方面的。

那么结合当前的形势,你不管是建筑也好,什么也好,你要有一个非常好的环境的内涵,就是环境分好几个层次,你要考虑环保、考虑性能,现在还有一个防灾,四川那个事情以后防灾就显得特别的突出。环保的性能,防灾的可持续性,这个就是我认为很重要的,大的都可以放在科技含量里面,这个要突出一下。然后这里面还有一个层次,你的室内设计也好,你的建筑设计也好,要跟左邻右舍周边的这些要协调,比如说居住,我倒不一定搞一个独立别墅住一个很大一块地,我能住就蛮好的,因为他环境进来看都可以。就是说有一个环境的问题,比如说是像体育馆,像现在商场,上海现在最差的也很多,你个一个商业的形式。就是我刚才讲的从一个层面讲的,就是实用经济美观,我们现在叫做艺术科技含量,一个是文化艺术内涵,还有一个就是经济的合理性。然后从我们这个层面来讲,一个是环境为源,因为你这个设计的动力整个全部,你脑子里都有环境这一个概念,环保的情况在脑子里,然后要以人为本,我是把环境放在第一位的。因为人没有的时候环境就有了,不是先有人后有环境的,我们这个人定胜天这个说法,你鼓舞士气是可以的,但是没有这回事儿,你应该尊重环境。

当时老子讲的天人合一的,实际上是对环境采取和谐的态度,不是我去改造环境。有的时候我觉得首先是从环境开始着手的,所以那个层面讲我是提一个完全好的,刚才你问的一个好的建筑,一个好的设计,就是环境为源,就是源泉的源,一个是以人为本。科学性和艺术性的结合,或者是文化传统跟时代经济的结合。

还有一个就是动态的发展的,就是这么几个方面的影响。你看这里讲的我也讲的比较快,实际上环境为源里面当前突出一个环保节能和防灾,人本里面是强调一个向弱势群体倾斜。对于我们这个专业来讲,就是我前面讲到设计师要有点社会责任性的话,你应该首先考虑到弱势群体,什么是弱势群体?比如老年公寓,现在是老年社会,比如说是残疾人的无障碍设计,比如说是低收入人,你怎么给他有一些帮助。韩正现在在喊的400万平方米的,这两年要搞的,那就是安居房,而且面积比较小,都是9060平方米左右的,那么一部分可能要廉租,一部分是安居房。这个还有一个市场的问题,还是很复杂的,现在市场经济,最后一个还有一个买的问题,还有一个卖的问题。反正你这个就是低收入也是弱势群体,所以都是以弱势群体为主。那么科技跟文化的东西,我觉得好象我们对文化的东西搞的少了一点,不光是一个表面。比如说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里弄房,你怎么样去看。

而且从我的角度看,新天地这个不一定是一个路子,新天地实际上他就是一个空壳了,空壳了也不全,加了很多玻璃,老外看的时候是很新鲜的,但是对上海的文化,城市文化的人文的发展来看,应该是保留整个区照原样的设计,不是拆了以后搞个玻璃。这就是有点炒作了,那么也就认了,我也不是太挑剔,但是从文化这方面来看,现在我们先想到弱者。特别是有一个,就是你传统文化怎么适合于现代社会,这个你应该知道,比如说北面那个的苏州博物馆我觉得还是不错的,因为你不可能再用木头造那个房子,再用瓦砾盖。但是你看看他有传统建筑那个韵味,而且他这个博物馆要考虑采光这些,那么最终好不好之后呢,我觉得还是很好的。你完全照老的造,你得用木头和瓦做,现在也不合时宜,因为材料也不好,防火也达不到要求,所以传统跟创意的问题就是比较重要。

动态的是什么意思呢,比如那天我们评那个世博中心,世博中心就非常大了,这个就是开展会的地方,也有宴会厅这样的,总共有300米长。世博中心里面有会场,有宴会厅,有会议厅,有接待室这些组合在一起的。那么现在这个为世博弄的,后世博以后就是为上海开两会,开一些重要的商讨,接待外宾都是在这些地方,那么西区现在太小,本来现在都是在展览中心开的,这个世博中心是一个楼,不是中国馆什么馆,不是的。这个也是有一个动态的问题,包括北京奥运会也有这个问题,奥运会这个做的蛮好的,运动员这个奥运村,奥运村有的已经买出去,今后是作为老百姓的住宅,对不对,现在搞的那个跟天津那个快车也是蛮好的。有些旅馆你不要全在,像我们今后上海的问题更严重了,因为奥运会也就半个月,连残奥会在一起也就一个半月左右,因为奥运会是8号到24号,然后还有残奥会,那么你完全按这个配旅馆的话,肯定过了就有的不做了,所以他愿意搞个高速铁路,搞到天津去,也就是我现在从天津到北京不到一小时,这个很快300多公里,那你旅馆可以在那里用,这样你世博以后他就更合理了,我刚才将的世博中心也是这样的,你现在是世博会用到这种会场,然后世博会一开,世博会是半年,半年过了以后这个变成召开两会这些东西,那个这个我看就是一个动态,有一个可变的,有一个模糊的。现在有一些场地宾馆都有的,现在五星级宾馆都有的。有的时候开会,有的时候一边是可以餐饮的,一边是可以召开会的,有的会场是要很大的都可以打开。

比如说上海最早的那个剧馆,我们现在更多是以演出,比如那个大明星来了,他有一个可变动的,可以适应变化的。因为一个是公众要变化,人的审美观也要变化,还有一个档次边差,有的是明确就叫多功能,有的不一定是多功能的,他要根据实际,最严重由于世博后跟奥运后这些场馆要用的话就要考虑好,就是这个动态的发展有关系。所以刚才回答你的问题,对于一个建筑,一个室内设计,一个室内环境设计,包括景观,什么算是好的,那么我认为传统的实用经济美观并没有过时。还有一个就是结合现在时代来讲的,就是环境、人本科技跟艺术的结合,传统跟时代精神的融合,就是我传承了,我不是按老的东西来做,他要在现代社会里面我怎么用,还有一个改造,还有一个动态发展的问题。

问题:

现在上海这个城市发展的速度特别快。您怎么看待城市建筑发展的速度,跟保留原始风格之间的矛盾。

来增祥:

我现在觉得还是拆掉的多了一点点。你看我今年3、4月份,我到日本去了一次,到了大阪,到了神户,到了这些地方,包括东京。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的,他有一些房子要上海可能早就拆掉了,我最近开了一个非常可惜在海宁路那个地方,那个本来是虹口区区政府还有一些很棒的一些建筑。可能那时候最早是日本搞的,但这些建设非常棒,但是我最近一看全拆掉了。我觉得像这种建筑,不能够完全与开发商的标准来衡量。开发商的标准可能我把它拆掉,拆掉以后它那个地方再造一些商业房。这个房子拆掉我觉得非常可惜,谁有那么大的权利把这么好的房子拆掉?相当浪费。我就在这里觉得,瑞士跟德国人建筑师,他说我们大部分是改造的,不像你们拆的那么多,我觉得有些房子是不应该拆的。虹口区有些房子看起来非常好,也拆掉了。它完全用经济杠杆来衡量,我这个房子保留对他没有好处,他拆掉以后,他造的东西,搞商业,搞办公他可以赚钱。这样的看问题不对,对于文化的东西还是观念比较薄弱。甚至于有些地方,现在看来不是保留一两套,有的地方要有一定范围的区,就是它的街道也是需要成片的有的地方也要保存。当然上海也有很多是可以拆的,比如说以前的那种棚户区。北京也一样四合院,有的地方也要稍微保留一些一定的区域,这方面上海做得不好。还是现在城市整体的环境问题。


From:石材体验网

您还未登录

评论

全部评论:0条

x
  • N正方体摆件3D打印定制
  • Wooden Toys 木制玩具模型
  • GeekCook-水晶诚挚者台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