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专访第92

返回名师专访列表

名师简介:李旺,1964年生于天津,1985年考入天津美术学院,1989年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版画系,现为版画系副主任,教授,当代中国水墨画代表人物。其作品被欧美国家级美术馆和重要藏家收藏。

设计观点:寻找这个时代的特点。

个人荣誉:2000年“温莎·牛顿”全球绘画大赛 “中国地区奖”;
2007年 入选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作品被收藏;
2008年 作品《乐人》之二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11年3月作品入选“多元超越”中国当代版画新风展;
2011年7月作品入选首届天津国际版画邀请展;
2011年11月作品参加首届北京“798”国际版画博览会;
2014年3月在798感叹号艺术空间大旺水墨展。


纳金网:

从资料中我们了解到您也是天津美术学院,当年的美院环境与现在的环境有什么不同呢?

李旺:

好,我是89年毕业,对你们来说比较遥远,都还没出生。当年叫绘画系,包括油画、版画、雕塑、国画,统称绘画系。版画只是一个专业,主要是铜版、石版、木版,但是设备很简陋,跟现在一样,也是在地下室。不过很小,原来地下室没有这么大面积,翻盖之后才这么大。设备也没有现在这么好,那会石板有几台老的德国式手动机器,就是现在在地下圆厅摆的那几台。

纳金网:

您生于60年代,当时的社会环境和现在相差甚远,在当时的环境您是怎样进行绘画创作的?如何获取新鲜的资讯?

李旺:

这个问题我比较有感触,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虽然在中国,但是各种地方的展览都能通过网络看到,不像那时候信息还比较闭塞。我从小就喜欢绘画,我记得有一篇课文,红军过大渡河,老师让我画一个场景,老师根据图给同学们讲解。就这样根据文字的描述和自己的想法进行绘画的创作。

纳金网:

您多次在国外办展览,您会鼓励学生出去外面世界走一走吗?

李旺:

见多识广,出去走是必要的。不同的文化语境下,思考的内容是完全不同,比如说我在国内这个环境下,创作的东西,跟我在在国外呆一段时间,它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个不是说由你主观来决定的,我觉得这种文化浸透对于一个人的影响非常大。因为你在国外看到的那些展览,听到的那些信息和感受到的文化语境,它会自然而然的影响到人的主观表达。我觉得如果有条件的话,学生们还是应该多出去走一走,我觉得这对一个学习艺术的学生非常有帮助。

纳金网:

您早前是做丝网版画的,为什么近年来您更加倾向水墨画呢?

李旺:

我觉得这是有一个过程的,是这样的,丝网版画本身这种色彩、造型,我觉得比较适合我,因为在这之前,我的作品也是偏向于这种,带有这种装饰性的东西,本身我也喜欢这样一种表达。另外一个问题是说为什么转变,因为我在2000年的时候,经常到国外做展。到国外以后,我反思自己的创作,反思绘画中的传统的东西。这个时候我有这样一种体会,就是越到到国外,就越觉得某种程度上跟你自己本民族的文化拉近了。到国外以后你终究是一个外国人,一个外乡人,你的文化是与他们有隔阂的,就像咱们也能吃西餐,也能接受西餐,但是你接受这个个西餐,跟一个真正外国人从小吃西餐是不一样的。走出去以后,我对自己民族的文化有一个反思,越观察越思考,就觉得自己民族当中传统的有很多很可贵的,跟自己有某种根性联系的东西。所以有个愿望,就是把这种民族的东西表达出来。慢慢的,经过几次尝试以后,便开始用这种传统的中国水墨和颜料。在国外,他们觉得这个更像是我们自己的东西,他们觉得更贴近我们中国本源的东西。从那以后,我觉得真正是从05年、06年开始,便在纸上用这种水墨进行创作。

纳金网:

您去年在北京有一个叫《文人的调侃》的展览,您从构图到颜色都不是那么中规中矩,比较新颖,您是怎么做到这种创新的?

李旺:

实际上,这叫“笔墨当随时代”,石涛提出来的。我觉得这句话放在当今,也有它的现实意义。一个时代,他会有自己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种时代语境。比如说,咱们的服装,牛仔裤边缘流行一种破洞,这种服装放在五六十年代那是不可想象的,人们是接受不了的,而在现在就是一种时尚。这就说明,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语言特色,文化表情是不一样的,大众审美也是不一样的。包括咱们刚才说的服装,包括饮食,以至于咱们现在吃的食物,呼吸的空气,和感受的文化环境,它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就主张,这个时代就要有这个时代的一种表达的语言方式,咱们无法回到宋代,无法回到清代,无法回到唐代,如果你在画上用古人的一种表面的形式来表现今天,那是不合适的。所以我就是特别力求,寻找一种这个时代的特点。因为首先我觉得我有过西画学习的背景,实际上在这个过程当中会潜移默化的影响我。

纳金网:

您平常画画会用一些电子的东西吗?现在有一种观点说电子产品会解放人们的双手,使人们感觉绘画的基本功没那么重要了,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李旺:

我印象很深,就是到法国人家里,他们的电视有时候就是黑白电视,很小,有时候几乎就没有电视,电脑也很古老。不是像咱们,有多么先进。在他们的家里,存在更多的可能就是书籍。在地铁上也是看书的人居多,而在咱们这地铁上基本都是看手机。他们更多是书籍,在地铁上也是。在咱们这地铁上一般都是低头族,但是不可否认,网络也给咱们提供好多方便。你比如说我前一段时间的一个跨国采访,我就是完全通过微信跟纽约的一个朋友进行联系的,他用微信语音说完以后我再用语音跟他聊,这样完成了一篇采访,所以说网络确实给咱们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但同时弊端我觉得更大,应该说首先对咱们身体的伤害,现在儿童近视率很高,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近视,必然有电子产品的影响。另外一个就是你刚才讲的现在好多中国人不会写字了经常忘字,我也有时候就是这种情况,都是用拼音,我觉得中国的书法之所以成为艺术,就是因为它需要手和心是一体的,就在你书写的过程中那种体验是电子产品无法代替的,这就是把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纳金网:

给大家分享一部好书吧?

李旺:

我比较喜欢看日本的铃木大拙讲的禅宗,有些人喜欢拿他跟佛洛依德相比较,他把中国的禅文化从日本又传到了欧洲,所以他在欧洲出了好多书。但他讲的跟这个和传统的禅宗又不太一样,他好多理论跟西方进行比较与结合。另外一本是《中国艺术精神》,徐复观80年代写的一本书。现在我依然放在床头,偶尔翻来看看。


您还未登录

评论

全部评论:0条

x
  • 奥迪R8模型3D打印定制
  • 黑色床头柜模型
  • 格木致尚-尚竹之毯印iphone5/5S

联系方式

服务热线:0595-82682267

换链QQ:435820619

电子邮箱:info@narkii.com

联系地址:福建省晋江国际工业设计园5号楼

福建省纳金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闽ICP备08008928

Copyright www.narkii.com 200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纳金网APP下载

(注:请用安卓手机和浏览器扫描)

官网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