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给我们留言

联系我们

地址:福建省晋江市青阳街道洪山路国际工业设计园纳金网

邮箱:info@narkii.com

电话:0595-82682267

(周一到周五, 周六周日休息)

查看: 248|回复: 0

专访5G极化码之父、香农奖得主Arikan

[复制链接]

330

主题

17

听众

47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纳金币
6514
精华
30

周年庆

发表于 2018-7-29 15:54:52 |显示全部楼层
原标题:专访5G极化码之父、香农奖得主Arikan:基础研究需要一个安全环境
鸣谢:财经十一人(ID:caijingEleven),文:周源

7月26日下午,土耳其教授Erdal Arikan在深圳华为总部享受了他一生中最隆重的欢迎场面:包括任正非在内的华为最高领导层和华为数百名员工肃立十余分钟等候他的到来,随后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董事长梁华和任正非分别对他致以最高敬意,任正非向其颁发由巴黎造币厂设计制造的奖牌。奖牌正面雕刻胜利女神形象,嵌入巴卡拉红水晶,寓意新的通信技术引领时代发展。

现年60岁的Arikan是一名数学家,任教于土耳其毕尔肯大学,他于2008年提出了极化码(Polar code)理论。极化码被认为是第一种可以被理论证明的、逼近香农信道容量极限的编码方案, Arikan因此于今年6月获得了信息论领域的最高荣誉——香农奖(Claude E.Shannon Award)。

香农是美国数学家、信息论创始人。1941年,24岁的香农进入美国AT&T贝尔实验室,一直工作到1972年。Arikan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导师Robert G. Gallager教授是香农的学生,也是另一种信道编码技术LDPC的发明者。

相比LDPC码和Turbo码等成熟编码技术,Polar码虽有理论优势,但付诸实践需要冒很大风险。从2010年起,华为投入巨额资源研发Polar码的落地应用,终于在2016年11月使之成为5G控制信道编码方案,这也是中国厂商第一次在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制定中掌握技术方面的话语权。

2018年7月26日,华为在深圳总部举办“5G极化码与基础研究贡献奖颁奖大会”,隆重致敬Arikan教授,同时表彰自己的5G研发团队。

在致辞中,徐直军将Polar码技术的成功称为“产学研紧密合作创造的奇迹”;Arikan称华为的成就让他感到震撼,Polar码产业化是他与华为共同的成功,对科学家最大的奖励莫过于见到自己的构想成为现实;任正非称将在基础研究道路上努力奋进,继续资助Arikan团队,“在教授的旗帜下,努力为人类社会做出贡献。”

6e0se7bwnirgj84t!1200.jpg

任正非为Erdal Arikan颁奖

颁奖典礼结束后,Erdal Arika教授接受了《财经》记者的采访。

《财经》:刚才我们观看了颁奖典礼,非常隆重的典礼,受到这么高规格的礼遇,您是否有一些惊讶?

Arikan:是的,我是觉得有点惊喜、惊讶。

《财经》:您觉得华为为什么会给您这么高的荣誉?

Erdal Arikan:这说明华为是一家与众不同的公司,选择了与众不同的道路。华为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通信设备企业,年收入即将达到千亿美元。我感觉如今华为的地位就像AT&T曾经在美国的地位,AT&T对香农教授的支持已经有例在先,华为也在基础研究方面支持和认可学术界的努力,我想这是华为给我高规格奖项的原因。

《财经》:您十年前发明了极化码,华为推动了它的产业化,使之成为5G标准的一部分。这期间,华为和您有怎样的合作?你们未来还会怎样合作?

Erdal Arikan:其实我个人和华为之间没有正式的关系。当然,极化码成为5G标准之后,华为支持了我所在的大学,支持了我在极化码方面的研究。但华为是无条件支持,我是独立自主的,华为不会要求我研究什么或告诉我该怎么做,也不会向我索取任何专利。

《财经》:作为一名科学家,您认为需要怎样的机制和氛围来保障基础科研?

Erdal Arikan:我非常幸运,回国后加入了一个私立大学(毕尔肯大学),这个学校的主管部门非常好,支持和鼓励我的研究。现在的教授发表论文的压力越来越大,而我当时不需要发表那么多论文。我发表论文只要最低的额度,只要够保住我的工作。当时学校的管理层很有耐心,能理解我的做法。

我并不是想要说教,但教授不应该承担那么多发表论文的压力,我觉得这两者之间要找到很好的平衡点。

我从事的这种基础研究,不太需要很多的资金支持,所需要的是安全的环境,能有稳定的工作,养家糊口的工资就够了。

《财经》:在中国大学,教授也会被要求发表比较多的论文,看上去中国和土耳其的大学体制是差不多的。您曾在美国学习、教学了近十年时间。如果做一个对比,美国的大学体制和土耳其有哪些异同?

Erdal Arikan:美国有世界上最好的大学,这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他们吸引了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美国是非常好的榜样,他们的研究资金提供体制值得其他国家学习。其实我现在工作的大学完全是根据美国的体制搭建的,我们的教学全用英语进行,校规、规章制度等都是按照美国体系来的。

我看到这样的现象,学术界现在每隔两到三年就会出现一个热门话题,例如有很多人在追逐机器学习、AR/VR等热门研究方向,但它们也许转瞬即逝。

根据我的经验和倾向,你应该有你自己的研究日程或研究计划。这个研究计划应该是有规矩可寻、合理的,但最终不一定会取得预期的成功,但我的理解就是,基础研究就是要去研究、理解最基本的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纳金网 ( 闽ICP备08008928号  

GMT+8, 2018-10-16 05:31 , Processed in 0.100353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创意设计 X2.5

© 2008-2019 Narkii Inc.

回顶部